公告:
详细内容
史上最蠢内幕交易:董事长侄女靠内幕炒股:亏35万,吃40万罚单时间:2018-11-20 10:53:20   浏览量:461
文 ✎ 杨凯
编辑 ✎ 老拿
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随着四川证监局的处罚书公布,宗申动力内幕交易案终于掀开盖子。两位涉案者,袁媛和唐安林,这下惨了:亏了65万不说,还被罚50万。
这堪称史上最蠢内幕交易案。
01
内幕交易始末
宗申动力,即重庆宗申动力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是宗申产业集团核心子公司。官网显示,宗申动力在国内拥有大规模及品种齐全的专业化热动力机械产品制造基地。
2017年,宗申动力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左宗申意图通过收购重庆大江动力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的方式加强公司终端发动机业务。左宗申安排侄女婿何某洽谈此事。
2017年8月3日,何某与大江动力负责人面谈此事,达成合作意向,随即拟定了“大江动力投资并购项目进度计划”;2017年8月14日,双方经第二次面谈确定了交易细节;2017年8月23日,宗申动力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
交易案显示,宗申动力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大江动力100%股权,交易标的资产估值10.98亿元,占宗申动力总资产的17.42%,构成了重大交易。
原本,这只是一起普通的上市公司收购案。
不过,负责人何某在宗申动力发布重大事项停牌公告之前,也就是内幕交易信息确认的8月3日至8月23日之间,先后将内幕消息告知给妻子袁媛(即左宗申侄女)和朋友唐安林。行政处罚书显示,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何某与妻子袁媛电话联系频繁,并于8月16日与唐安林手机通话。
随后,袁媛通过“袁媛”和“杨某玉”两个证券账户分别累计转入资金392万元和198万元用于宗申动力的股票交易,证监局认定其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交易“宗申动力”存在明显放量、停牌前突然集中买入、买入时间与内幕信息形成时间、关键节点基本一致等异常特征,与内幕信息形成及公开过程高度吻合,交易行为存在明显异常,且相关证据及当事人询问笔录等足以认定内幕交易案成立,对袁媛处以40万元罚款。
唐安林通过其“唐安林”证券账户于2017年8月18日转入资金150万元,并大量买入“宗申动力”股票,证监局认定其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大量买入“宗申动力”股票,与其日常买入行为不符,交易行为明显异常,相关证据及当事人询问笔录等足以认定内幕交易案成立,对唐安林处以10万元罚款。
行政处罚书显示,二人如对处罚决定不服,可按照规定在相应期限内提起复议与行政诉讼,不过复议与行政诉讼期间,上述决定不停止执行。
02
“史上最蠢内幕交易案”
有趣的是,涉案人袁媛和唐安林通过内幕交易案非但没有盈利,反倒大幅亏损。二人原以为获得内幕交易信息便可从中牟利,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自2017年8月22日该交易信息公布后,宗申动力股价一路下跌,于12月15日复盘后跌破之前交易预案中的6.64元/股的发行价,收盘价6.60元/股。
截止到发稿,“宗申动力”股价从重组停牌日的7.42元每股跌至5.17元每股,累计跌幅高达30.32%。
其中,袁媛证券账户在内部信息敏感期内合计买入宗申动力74.83万股,成交金额约559万元,内幕消息公开后,卖出部分股票,扣除佣金、印花税,账面和实际亏损约16.7万元;“杨某玉”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累计买入66.78万股,成交额约504万元,截至2018年7月,卖出30万股,交易金额约226.6万元,扣除佣金、印花税后,账面和实际亏损合计约18万元。
唐安林在内幕信息敏感期内买入约20万股,买入金额约135.6万元。2018年3月21日,“唐安林”账户卖出全部股票,扣除佣金和印花税后,实际亏损约30.2万元。
也就是说,袁媛在得到内幕消息后投入约1063.5万元用于宗申动力的股票交易,账面和实际亏损约35万元;而唐安林则“更惨”,投入135.6万元用于宗申动力的股票交易,亏损约30.2万元,巨亏22.27%。迎接他们的还有共计50万元的罚款。
涉嫌“泄密”的何某理应被严惩,不过目前相关处罚决定尚未公示。
这场“玩弄”了三人的收购案进展并不顺利,2018年1月22日晚间,宗申动力发布公告对此前的交易预案进行了调整,支付方式从50%现金加50%股份增发改为100%现金支付;交易价格从10.98亿元调整为9.5亿元;同时,大江动力在3年承诺期内的承诺业绩也较之前减少了2800万元。不过,截止日前,耗时近15个月的收购案仍未能顺利落地。
有网友将此戏称为“史上最蠢内幕交易案”。袁媛和唐安林原以为提前得知这一“利好”消息可大赚一笔,然而非但交易始终未能落地,迎接他们的还有“宗申动力”股价的持续下跌。最终,二人不但赔了钱,还将面临高额罚款,真可谓“偷鸡不成蚀把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