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详细内容
聂树斌案原代理律师:郑成月正直 质疑真凶说不成立时间:2018-11-14 09:21:56   浏览量:620
河北“聂树斌案”平反推动者、邯郸市广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郑成月身患重病,家庭生活困顿,引发媒体广泛关注。昨日,华商报记者对他作了连线采访。
身患9种疾病 转院北京治疗
并不害怕死亡还有很多牵挂
1995年4月25日,河北聂树斌因故意杀人、强奸妇女被判处死刑,同年4月27日被执行死刑。2005年,郑成月在任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期间,办理王书金案时意外发现聂树斌案“一案两凶”,这让郑成月十分吃惊,因为该案的“凶手”聂树斌已经在10年前被执行死刑。郑成月随即向上级反映情况,但未获反馈。随后,他向媒体披露了案件,并认定王书金为此案的真凶,引起广泛关注。2016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聂树斌的父母最终拿到了268万的国家赔偿。
昨日,华商报记者联系上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住院治疗的郑成月。此前,广平县人民医院的诊断证明显示,今年58岁的郑成月被诊断患有肾功能衰竭、尿毒症、高血压、腹腔积液、脑梗塞、二型糖尿病等共9种疾病,面对数十万的医药费,郑成月一家更是雪上加霜。
谈及病情,郑成月坦言,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他对生死早已经看得很淡。“说实话,我对死亡并不害怕,只是还有很多牵挂,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完成。”
据了解,郑成月因为聂树斌案而成名,也因为聂树斌案而充满争议。他为聂树斌案的付出,自认为是受到了父亲的影响。早年间,郑成月的父亲莫名入狱,犯罪证据仅仅是一名8岁孩童的证言。18岁的时候,父亲得以昭雪,所以郑成月从小就发誓有机会一定要主持正义。父亲昭雪后,郑成月去当了边防侦察兵,转业后在银行当过保卫干部。后来他对法律产生了兴趣。1993年,已经是两个孩子父亲的郑成月,考上了中国政法大学成人法律大专班。1995年毕业后,郑成月回到河北广平县,成为了一名刑警。
郑成月接触的首起命案,就是在广平县南寺朗固村枯井内发现的被奸杀的一个女子的案子,事后查证该案为王书金所犯,但王书金在外潜逃10年。在此期间,郑成月被提拔为副局长,还荣获河北省优秀人民警察称号,连续10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刑侦工作者。
2009年,49岁的郑成月被要求提前离岗,不再任县公安局副局长一职。据郑成月回忆,自己“被离岗”的理由是被要求“给年轻人让道”:“按他们的说法叫离岗,但我现在没被辞退,也没退休,只是不做事了,但我还是人民警察、公务员。”
曝聂案真凶后生活发生变故
辗转北京律所担任刑侦顾问
郑成月的妻子张志英告诉华商报记者,丈夫从河北广平转到北京,检查治疗,身体极度虚弱。经医生诊断后,丈夫要先排出腹部积水,然后进行透析治疗。郑成月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断断续续地表示:“这么多年为聂树斌的案子我不后悔,我觉得值。我做的这一切,与当年在前方牺牲的烈士相比还差得远。”郑成月希望儿子能继续接过他的枪,接过他的警服,继续当警察,继续维护社会治安,同犯罪分子作斗争。
对于网上“王书金并非真凶”的质疑声音,以及这些年来自己是否遭遇不公正的待遇等问题,郑成月均不愿回应。
郑成月的亲属介绍,自从聂树斌案真凶被曝光后,郑成月的生活轨迹就发生了变化。他曾被举报办皮包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并制造数起冤案。举报者是邯郸的一位民警,2002年因犯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诈骗罪被判刑,这个案件是郑成月一手主办,因此对方对其怀恨在心打击报复。后来,有关部门组成调查组对郑成月进行调查,但没有发现问题。此后,郑成月被调离公安局副局长职务。但直到今天,官方也未正式宣布他被免职,警察资格也未被取消,退休手续也未办理。
尽管离岗后郑成月生活窘迫且饱受质疑,但他一直没有放弃对聂树斌案的调查,仍多次去聂树斌家和其工作的地方搜集材料。直到2016年,聂树斌被改判无罪。但也是从那以后,郑成月家人的生活发生很大的变故,曾经为给家中生病的老人治病而借贷。为生活所迫,郑成月后辗转来到北京,在律师事务所担任刑侦顾问。
网上发起捐助郑成月的众筹项目,目前累计各类捐助善款已达100万余元。张志英称,这些钱将用来为丈夫治病。11日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今日说法》栏目组派车将郑成月送往北京治疗。家人表示,对于外界质疑其看病筹款的用途,郑成月已经跟家人表示过,最终一定要公开账目,保留票据作为证据,不会让帮助他的热心网友寒心。
>>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
曾探望郑成月 反受其宽慰
昨日,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11月11日下午,她得到消息就赶往邯郸广平县人民医院探望郑成月。“我们在病房见面后抱头痛哭,我没想到他会病成这样,和以前相比就像换了个人,面容消瘦,看上去非常憔悴。”
张焕枝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不知道郑成月会遭此大病,家里的生活如此窘迫。“我当时就劝他,不管怎么着,我们都得坚强地活着。饱受病痛折磨的郑成月也宽慰我说,‘没事,我还有儿子,你没有儿子了。’”
张焕枝说,儿子的冤案能够最终平反,郑成月功不可没。她了解到郑成月的遭遇后,也向郑成月捐助,希望恩人能早日康复。
>>聂树斌案原代理律师:
郑成月为人正直
网上质疑“王书金非真凶”不成立
昨日,聂树斌案的原代理律师李树亭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他非常关注郑成月的病情,希望他能摆脱病痛折磨。近日,他将赴北京去探望郑成月。
李树亭认为,他在多次接触中发现,郑成月为人正直,行事雷厉风行。他至今还记得当年代理案件时和郑成月的几次交集。当年,郑成月曾无私地为他提供帮助,指导他去找王书金的工友,收集相关证据。他曾和郑成月一起录制一期访谈节目,郑成月谈到当年王书金主动供述自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的真凶,并提起自己在审讯时对王书金说:“好汉做事好汉当”,如果是你干的这个案子,你就应该认了。2014年12月,在聂树斌案复查后举行的一次研讨会上,郑成月曾问李树亭:你认为王书金是真凶的可能性有多大?
针对网上“王书金并非真凶”的质疑之声,李树亭表示,作为当年的办案律师,他查阅了全部卷宗,搜集了确凿的证据,锁定王书金就是真凶,这一点不容置疑。当年案件侦破后,受害者的父亲给警方送锦旗时曾取回了一串死者的钥匙。要知道,这串钥匙遗落在案发现场的玉米地里,一般不注意很难发现。他当年迅速去查了聂树斌的审讯记录,根本就没有交代这个细节。受害人的父亲说,只有真正的作案者,才可能供述这个细节。他因此认定,王书金必是真凶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