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详细内容
为逃脱毒气室的厄运,犹太芭蕾女演员抢枪反杀纳粹军官时间:2018-10-28 09:58:23   浏览量:521
弗朗西斯卡.曼可能是二战欧洲被德军在毒气室残杀的犹太女性中唯一一名敢于抢枪反抗的女英雄。
弗朗西斯卡.曼1917年2月出生于波兰。从小就学习舞蹈,是一名很有天赋的舞蹈演员。她擅长的舞蹈包括现代舞,古典芭蕾和踢踏舞。当时的评论家是这样描述弗朗西斯卡的:她天生就是一名优秀的舞者,精致、具有雕塑感的面容,腿型完美而匀称,跃上舞台就能给观众带来极强的艺术感染力。
1939年5月,弗朗西斯卡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的国际舞蹈比赛,从125名同样优秀的芭蕾舞演员中脱颖而出,获得第四名的好成绩。无论是现代舞,还是古典舞,她被认为是当时波兰最美丽的、也是最有前途的芭蕾舞者之一。除了舞蹈,弗朗西斯卡也参加了一些电影的拍摄。
1939年,二战爆发。波兰很快便被德国占领。在德国纳粹的种族灭绝政策面前,无论有着多么炫目的光环,只要你是犹太人,就等同于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弗朗西斯卡一开始在华沙的犹太人隔离区里继续演出,不过这时只是为了赚取一些生活费而言,根本谈不上艺术创作,这里所有的犹太人基本上都是惶惶不可终日,不知道自己那天就被驱赶到另外的地方。
1943年,华沙犹太人隔离区被强制清理,大部分人被押往集中营或劳动营,但也有一些犹太人伺机逃离,过上了东躲西藏的日子。
为了诱捕这些躲藏起来的犹太人,德国秘密警察设置了一个圈套。他们散布谣言,说在华沙的波兰斯基酒店,有一些南美的中立国设立了办事处,可以出售护照。持有这些护照的犹太人可以离开波兰,前往南美例如巴拉圭或洪都拉斯定居,从此安全地生活下去。这一消息让东躲西藏的人们喜出望外,虽然护照可能开价达到一百万美元,但仍是趋之若鹜。波兰地下抵抗组织警告这些犹太人,这可能是德国人的诡计,但急于想逃离的犹太人们还是陆续搬入了波兰斯基酒店。有统计的记载是当时约有2500人入住酒店,甚至有数据是3500人。德国人很快收网,从1943年5月开始,德国秘密警察从酒店陆续押解捕获的犹太人前往法国的维特尔镇做暂时的停留。等待犹太人的命运不是去南美洲的船票,而是前往地狱——奥斯维幸集中营的闷罐列车,甚至1943年7月15,最后在酒店被捕的400名犹太人被德国纳粹直接处决。不幸的是,弗朗西斯卡.曼也是在波兰斯基酒店被捕获的犹太人之一。
位于华沙的波兰斯基酒店
1943年10月,弗朗西斯卡.曼和其他被诱捕的犹太人经过短暂的旅行,被德国纳粹押解到奥斯维辛集中营。弗朗西斯卡和一些妇女被直接带到了毫无希望的灭绝营,等待他们的是毒气室。
有关弗朗西斯卡.曼夺枪反抗的证词有很多,经过梳理,大致情况是这样的:弗朗西斯卡.曼与其他的犹太妇女被赶到毒气室前的更衣室。她们被勒令脱去衣服,光着身子进入“洗澡间”淋浴消毒。这时有两名党卫军军官进入更衣室,喝令女人们快点行动,别磨蹭。这两名纳粹军官一个是约瑟夫.斯彻林格,另一个是魏赫曼.艾默里奇。
斯彻林格当天似乎属于酒后执勤,脾气格外的大。他在怒骂的同时,关注到一名脱衣的犹太女子很漂亮,这吸引了他的目光。这名女子正是弗朗西斯卡。就在斯彻林格举枪催促弗朗西斯卡脱衣时,弗朗西斯卡将自己的胸罩摔在了斯彻林格的脸上,同时打落了他的配枪。
弗朗西斯卡快速地捡起枪,朝着斯彻林格和艾默里奇射击。
斯彻林格当即重伤,后来送医不治身亡,艾默里奇负伤后逃离更衣室呼叫救援。犹太女人们这时想往外冲,而外面的德军守卫已经围拢了过来。他们架起机枪朝更衣室扫射,犹太女人们最后都被射杀。他们可能是唯一一批被押解到奥斯维辛集中营毒气室而没有被毒死的犹太人。她们是死于德军的屠杀,但她们的勇气值得后人致敬,尤其是夺枪反抗的弗朗西斯卡.曼。战后在以色列受审的纳粹战犯艾希曼在作证时,曾经提到斯彻林格的死与一名犹太女性的反抗有关。而随着二战纳粹种族灭罪罪行的披露,更多有关弗朗西斯卡.曼反抗事件的细节被披露,最终这名犹太女芭蕾舞演员,也成为二战中一位著名的犹太反纳粹斗士。